你的位置有機耕種 相關議題


相關議題

生物多樣性
食物里程

有機農業Vs經基因改造生物

蔬菜中的硝酸鹽
本地有機農場怎樣避免基因種子的污染

生物多樣性

2002 年於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地球峰會上,生物多樣性是其中一項大會確立的主題之一。而農業與生物多樣性的關係,已為國際間所重視,亦是有機農業可以提供貢獻的地方。過往,大家對保護生物多樣性的焦點,都集中個別自然生態保護區上。但近年,已有不少團體發覺到,那些保護區,只佔地球總面積的 10% 左右,但農地卻佔去約 37% ,因此農地的管理成效,對一個地方的生物多樣性有決定性的影響。

目前一般農業的生產方法,大量使用化學農藥及肥料,會造成生物多樣性的損失。例如單一種植新交配的高產品種,令地區性傳統品種逐漸失傳;例如大量使用化學殺蟲劑,令不少生物(特別是昆蟲)消失;而化學肥料則使泥土中的有機物減少,容易引致泥土中的生物亦減少。

根據 國際自然及自然資源保育聯盟(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 IUCN )所發表的 2000 IUCN Red List 的資料顯示,一般農業的活動影響著 70% 的瀕危雀鳥及 49% 的植物品種。 不過,不少環保團體都同意,有機農業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護農地及其周遭環境中的生物多樣性,值得推廣。自 1996 年起,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已經開始與不同保育團體(包括 IUCN 與 BfN )合作探討有機農業與保育的功能,並在今年頭出版檔案材料,詳細介紹兩者的連繫。

甚麼是生物多樣性?

生物多樣性是指地球上各色各樣的生命和它們所在的生活環境。人類的生存,端賴不同物種所提供的好處,像食物、藥物、衣物、能源、氧氣、……。它們還提供其他精神上的價值,如教育、文化、宗教、美學等。根據《生物多樣性公約》,生物多樣性包括了遺傳多樣性、物種多樣性和生態系多樣性,三者都必須要加以保育,才可提高當地整體的生物多樣性。在農業環境中,農業生物多樣性就是指在農業生態系統中的所有野生、畜養及種植的物種。例如不同的米種(即遺傳多樣性),各種農地上的野鳥(即物種多樣性),以及不同的農業系統如樹林、牧場、魚池等(即生態系多樣性)。

有機農業怎樣保護生物多樣性?

有機農業不論在理論層次,抑或是實際操作的層次上,都十分著重保育生物多樣性。由建立一個有機農場開始,有機標準已規限著不能破壞原始的生態系統,如原始森林、原始濕地或原始紅樹林等。有機農民不會著力只追求高產,因為他們明白到這類新交配品種,一般都十分「惹蟲」,需要特別多的化學農藥才能成長。故此,有機農民會轉為尋找能適應當地氣候、環境、土壤的物種。此外,有機農場因為不用化學農藥及化學肥料,而且種植的作物又十分多元化,兼且會實行輪作、間作、套種及其他對環境友善的耕種技術,令農場及其周圍環境中的生物比常規農場多。事實上,有機農場的害蟲防治策略,便是建基於一個生物多樣化的環境,讓害蟲、益蟲、及其他生物,和諧共存,互相抑制,保持平衡,令以農作物為食的害蟲蟲口保持在一個低水平。

有機農場的優勢有科學證據嗎?

這方面,已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有機農場的物種更豐富。根據英國 Soil Association 的研究指出,有機農場比一般耕作的農場,有更多的野生物種。例如野生植物的數量,在有機農場內多 4 倍,品種多 57% ,更有部分罕有品種,只在有機農場內出現。在農場的邊緣,野生雀鳥的數量多 25% ,若是在秋冬季時候,在田中間,更會多 44% 。至於無脊椎動物,例如節足類動物多 60% ,非害蟲類蝴蝶多 2 倍,蜘蛛在數量上多 0-4 倍,在品種上多 0-1 倍。不要以為在有機農場內,害蟲的數量一定較高,報告表明在有機農場內,害蟲蝴蝶的數量與一般農場無甚分別,而蚜蟲甚至明顯減少。至於泥土中的蚯蚓,是泥土肥力的重要指標。已有不少研究,比較它們在有機農場及一般農場內所受的影響。一般來說,這些研究都指出有機農場內,有更多不同品種的蚯蚓,個體數量亦較多。從這些結果顯示,有機農場較一般農場,對生態環境更有利,對生物的多樣性亦更有貢獻。

展望

事實上,已有越來越多的資料證實,有機農業對生物多樣性的貢獻。不少國際組織,包括歐共體及聯合國際糧農組織,均已作出公開的認可。亦已有有機認證團體個別地,或與其他環保團體及政府合作,將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措施,放入有機標準內。但是,我們仍需要各方的支持,以加強有機農業在這方面的角色,例如更多有關的研究、減少不利有機農業的政策(如生產經基因改造農作物)、將一般農業的環境代價也計算入它的成本內、協助高生態保育價值的地方採用有機耕種等。雖然在不少香港人的理解當中,有機耕種仍只是一種不用化學農藥,不用化學肥料,回到過去的農業操作,但良好的、整全的有機農業觀念,已在國際上獲得多方面的認可,謹希望香港在這方面的發展可以加快腳步趕上。

食物里程

香港土地資源有限,能夠生產的食物亦十分有限,就以蔬菜為例,本地生產的,只佔我們總消耗量的 5% ,其餘 95% 都要由外地輸入,其中 85% 來自內地, 7% 美國, 3% 澳洲。我們無可避免地必須在某程度上依賴入口食物。然而,如今輸入的產物,卻似乎不僅是為了填補這個缺口,而是要迎合消費趨勢的商業行為。而且,今日的食品工業,已發展到十分「國際化」以至「全球化」的地步。無可否認,脫離了漁農行列的都市人,對食物的感覺多數只限於付出金錢與滿足口腹之欲,鮮有詳究其生產和來源。我們有否想過,食物由生產點送到消費者手上,需經過多遠的路程?這或長或短的「食物里程」( Food miles ),其中究竟涉及多少金錢以外的代價?

食物里程的計算

如前所說,食物里程( Food Miles )就是食物由生產點送到消費者手上或消費者的餐桌上,需要運輸的距離,但要計算一件加工食物的食物里程一點也不容易。例如在超市買一瓶由德國入口的草莓酸乳酪,它的食物里程,不僅計算由德國至香港的運輸距離,或加上由超市到家門的距離,而應該計算這瓶草莓酸乳酪在生產過程中,每種成分運輸距離的總和。要在德國南部的斯圖加特市( Stuttgart )生產一瓶草莓酸乳酪,便要先向波蘭買入草莓,在德國西部加工至果醬,才會再運去該市。而酸乳酪種來自德國北部、粟米粉及小麥粉來自荷蘭、甜菜來自德國東部、瓶身的標貼及鋁蓋來自市外 300 公里的工廠,只有玻璃瓶和牛奶是當地生產的。這並非一個特殊個別例子,而是一個十分普遍的情況。

環境代價

在有關「食物里程」的討論當中,最為人關注的,就是長途運輸所引致的環境污染。在香港的市場上,不難發現來自美國的西生菜、澳洲的甘筍、北京的菜心、泰國的茄子等等。千里迢迢地從外地輸入食物,必要耗用運輸工具的燃料。有數字顯示,目前英國總燃料耗用量的 12% ,是用於食物的運送與包裝。亦有人估算,每運輸及加工 10 公升橙汁需耗掉 1 公升柴油。目前大部分的農產品皆經由陸路及海路運送,但為追求新鮮度,採用耗油量更多的空運方式亦與日俱增。廉價的汽油,未能反映它真正的環境代價。

與之同時,長途運輸食物難免需要更多的處理和包裝,以便在運送過程中保鮮,或防止破損,確保在市場上的「賣相」。別忘記,這包裝程序除了浪費物料外,亦會製造更多垃圾,對環境構成的壓力可想而知,與環保界鼓吹的減廢概念可謂背道而馳。

在耗用資源之外,運輸系統可造成的空氣污染亦不容忽視。舉例說,由紐西蘭運送 1 公斤蘋果往英國出售,整個過程共排出 1,000 克二氧化碳,假若由英國生產內銷,所涉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則僅為 50 克,相差達 20 倍之多。有研究指,與貿易相關的交通運輸是其中增長最迅速的溫室氣體來源之一。在溫室效應鬧得沸沸揚揚,全球反常氣候連年而至的今天,對於長途運送食物而引發的溫室氣體增加問題,我們絕對沒有置若罔聞的藉口。

此外,為了應付富裕地區的入口需求,部分沿用傳統耕作方式的發展中國家,漸需改用具破壞性的密集農業生產模式,這將對土地的持續性和生態環境造成沉重的壓力。例如巴西為了生產黃豆供歐洲的動物作飼料,將西拉達( Cerrada )高原的森林砍去約四分之一,面積大約是 486 萬公頃。這對當地生態的破壞,是無法彌補的。

里程長短與食物質素-健康代價

因為農產品容易腐爛的特性,我們的父母輩,吃的都是鄰近地區當時生產的食物。現在,供應給我們的食物,卻不分季節,來自世界各地。這本來應該是生活水平提高的體現,但可有想過,我們可能因此而付出的健康代價。

就以香港的蔬菜為例,其來源遍及全球各地,近至中國內地,遠至澳紐歐美,在其運輸過程中,為確保不腐壞及保持最佳外觀,大多需要添加化學劑。這些殘餘在農產品中的化學品,毋疑增加了我們進食「有害物質」的危機。

購買有機產品固然可以免卻此等食物污染,然而,蔬果的營養高峰期是在採收之後,每一刻的運輸和儲存,都會使其營養價值略遜一籌。資料顯示,在 25 ℃擺放一天的菠菜,維生素 C 含量只有剛採收時的 80% ,若改以 10 ℃儲存,翌日的含量約為 90% ,五天後則僅餘 70% 。雖然低溫冷藏有助維持食物的養分及延長保鮮期,但益處始終不及新鮮產物。換言之,愈是「遠道而來」,愈是運送需時,其營養流失率愈高,即使經急凍空運,亦難倖免。

此外,為免在運送途中過度成熟以至腐壞,不少需長程運輸的新鮮果菜往往在成熟前採收,這些在非天然情況下被逼停止成熟和經歷推出市面前摧熟過程的產物,永遠無法讓我們嚐到百分百的天然滋味。本地蔬果特別鮮甜可口,營養豐富的說法實在有跡可尋。

飲食養人,季節育人,中國傳統養生之道認為飲食應順應四時,只要稍加留意,不難發現四季當造產物和人體所需的奇妙配合。比方說,華南夏日,暑熱濕盛,具清熱利水、祛濕解暑功效的冬瓜剛逢盛產;深秋時分,萬物收斂,燥氣襲人,潤肺生津的柿子 便會在樹上成熟, 堪稱為天賜的合時佳品。

可是,「時菜」一詞幾乎漸成食肆菜色的專有名字。由於地區之間貿易頻繁,或是化肥農藥的使用,在市場上出售的果菜,不再受季節限制,盛夏供應西蘭花,嚴冬銷售茄子,並不稀奇。從商業和消費立場而言,這可說是貨種的多樣化,但在順應自然的角度來說,似乎又欠缺一點「適時而食」的智慧。

削弱本地農業的生機--經濟代價

由於大規模的出入口分銷有利降低成本,加上國內與香港的生活差距厲害,我們不難發現,進口農產品,特別是從國內來的,可憑著具競爭力的價格,在本地市場佔有穩固的席位,本地小農戶的生存空間從而遭受威脅。

根據漁護署提供的資料,在 2002 年,本地有 1,560 位菜農,在 440 公頃的土地上,生產了 32,100 公噸的蔬菜。大約平均每位農民只有約 0.28 公頃(約 4.2 斗種或 30,000 平方呎)的土地,平均一個月生產 1.71 公噸(約 2,835 斤)的蔬菜。可以推想,這些菜農每月的平均收入,除去田租、肥料、種子等成本後,大約不會多於 3,000 元。

相近的例子,在不少國家都俯拾即是。有見及此,外國不少社區,開始倡議光顧社區內的小型農戶、食物生產者及零售商。其理念是:把需要花的錢用於支持對環境影響最小,且能為本地開創更多就業機會的生產與經濟活動。在本港經濟疲弱,當局正大談發展本土經濟的同時,過分依賴外地食物的消費行為,實在值得我們再三思量。

愛地球,愛自己,買本地有機產品

在討論「食物里程」之難,是因為食物生產過程中,其實還有不少隱藏了的「里程」,不易計算它的環境代價。就以前述的德國草莓酸乳酪為例,要種植那些草莓,農夫一般會使用不少化石燃料種植和收割作物,亦會用不少化學農藥和肥料以保證產量。這些化石燃料、化學農藥和化學肥料的生產、運送及應用,都需要付出環境代價。另外,生產酸乳酪的鋁蓋,需要從數千里外的礦場去開採,包裝的機器,可能由英國或瑞士入口,還有包裝工人每天進出來回工廠與家的旅程,……。這些計算可以再不斷伸延出去。中間所牽涉的環境代價,即使我們不付,我們的子孫仍是要還的。

雖然一般香港人大概不易實行現採現吃,但我們絕對有權選擇「食物里程」最短、新鮮度最高的本地及鄰近地區農產,享受食物最佳的營養和味道。不論為了善待身體、愛惜生態環境,抑或單從支持本地經濟的利益層面出發,盡量縮短「食物里程」,絕對是清晰可辨的方向,只要本地生產者能為市場提供優質的食品,消費者絕對沒有捨近圖遠的理由。

基因食物 Vs有機產品

無論你是否知情或願意,基因食物已經存在在我們的食物系統中。 96 年全球有 200 萬畝的基因改造農作物,至 97 年已躍升為 1,100 萬畝, 98 年更增至 2,700 萬畝 1;到 2002 年,已達 5,872 萬公頃 2 。

2002 年種植基因農作物的國家,主要為美國( 66% ),其次是阿根廷( 23% )、加拿大( 6% )和中國( 4% ) 2 。自 1994 年至今,獲美、加、紐、澳批准出售的基因作物有 69 種,包括粟米、大豆、棉花、菜籽、馬鈴薯、番茄、稻米、皺皮瓜、南瓜、菊苣、甜菜、木瓜、亞麻等。中國於 2004 年亦批准出售 5 種基因改造生物,包括大豆及粟米、棉花。3

大豆是最普遍的基因改造農作物, 2002 年的種植面積為 3,650 萬公頃,佔全球基因農地面積的 62% 。其次是粟米,有 1,240 萬公頃( 21% );然後是棉花( 12% )和菜籽( 5% ) 2 。大豆和粟米是日常加工食物中常用的材料,可製成豆油、粟米油、豆漿、豆腐、粟米粉,以致零食、糕餅和汽水等 4 ,而這兩種農作物又佔全球基因農作物的 83% ,故此,我們很可能已在無意中食用了基因改造食物。

甚麼是基因食品?

所謂「基因食物」、「基因改造食物」或者「轉基因食物」( Genetically modified, genetically manipulated or transgenic food ),是指一些經由基因工程技術產生的生物(包括動植物及微生物)或其衍生物所製成的食物。基因工程( Genetic Engineering )是分子生物學的一套技術,通過基因工程,動植物、微生物、細胞和其他生物單元的遺傳物質會被改變,而改變的方式或結果無法來自自然繁殖或自然重組( natural recombination )。使用的技術包括但不限於去氧核糖核酸重組( recombinant DNA )、細胞融合( cell fusion )、微觀及宏觀注射( micro and macro injection )、微觀及宏觀封裝( micro and macro encapsulation )、基因刪除( gene deletion )及加倍( gene doubling )。經基因工程處理的生物不包括來自接合生殖( conjugation )、轉導( transduction )及自然雜交( natural hybridization )。5

藉著這種 基因工程技術, 科學家能夠將一種生物的基因插入另一種生物內,或者將生物體內的某些基因剔除,或者調節某些基因的表現等。例如將能產生天然除害劑的的基因插入粟米的基因內,令粟米亦能自行生產這種天然除害劑;或者減少催使番茄成熟的基因,以減慢番茄的組織軟化,延遲成熟;又或者調控菜籽內控制飽和脂肪的基因,以減少菜籽油內飽和脂肪的含量等 1 。

基因食品有甚麼好處?

這種高科技,與傳統的育種技術十分不同。以往的育種技術,均建基於兩種可以雜交的品種上,可供選擇的特徵有限,需時較長。但現在的遺傳工程,卻可以任憑想像力發揮,在短時間內製造出各行各業的新生物來。這種技術,可以讓我們按照人類的需要重新設計各種農作物、牲口以至微生物,以提高人類生活的質素。包括:增加產量、提升抗蟲抗病毒能力、能抗除草劑(即使用了除草劑亦不怕作物受影響)、改良營養成份、改良食味、口感、外觀等。

基因食物產生的疑慮

食物安全 :

新設計出來的食物,會否在致敏、毒性、耐抗生素基因轉移等方面,令消費者於食用後出現不良反應?食環署告訴我們,獲批准出售的基因食物,都已經過安全評估,沒有證據顯示它們不宜人類食用 6 。但香港的消費者委員會卻表示「不排 除新產品在若干年後才發現對人體帶來負面影響。」而且,從 2000 至 2003 年,已發生過數宗不適合人類食用的基因飼養或生物進入了我們的食物系統,產生污染的事故 7 。這顯示目前的架構不足以保證食物的安全。

對環境的影響 :

抗蟲作物最終會否製造出抗藥害蟲來?在此之前,又會否因為害蟲在短時間內大量減少,而令它的天敵及其他相關生物的平衡受影響?耐殺草水的作物,又會否鼓勵農民多用農藥,而令食物上的農藥殘餘增加?令地下水更受污染?同時若果基因作物與近親野草交配,會否出現不受殺草水控制的超級野草來?因為基因生物可以在大自然裡不斷自我繁殖,且不易收回,故可以永遠繼續存在下去,故此它們對環境所產生的影響不單只巨大,而且深遠,且是不能逆轉的。

基因食物不能解決饑荒問題 :

不少討論都提及基因食品可以解決人類糧食不足的問題,但已有不少團體(如樂施會)及專家(如 98 年諾獎得主經濟學家艾瑪雅森( Amartya Sen ))均表示,人類饑荒的主要起因是貧窮和分配不均 1 。那我們又有甚麼理由去相信,在這些因素未除之前,糧食增產便可以解決糧食問題。人類糧食的不足,是一個社會、經濟、政治等的問題,而不是一個科技問題,即使糧產上升,貧窮和分配不均等因素未除的話,饑荒仍會發生。

對小農的影響 :

跨國生物技術公司利用絕育種子技術,生產不能留種的種子,令農民每年都必須向種子公司購買種子。同時能抗除害劑的作物,只能抗同一公司生產的除害劑,於是小農對跨國企業的倚賴日深,導致資源分配更不均。

消費者的知情權 :

即使在聯合國糧農組織(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的報告內 8,亦表明消費者應享有充足的知情權,讓他們可以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產品。例如素食者不希望吃到及入了動物基因的蔬菜,或者過敏症患者不想誤食了加入致敏基因的食物。

我們是否那樣急需基因食品呢?

作為一個消費者,基因食品的安全,仍然很受爭議,但我們可以從中獲得的利益,卻非常有限。很多基因食物的好處,都是針對農業操作的,與消費者沒有直接關係,但它的風險,卻要消費者去承擔,值得嗎?我們實在沒有必要要冒那樣多那樣大的險去吃一個延遲成熟的番茄或者一株耐草水的粟米。許多這些基因工程新方向,大多都是為了要給生產者方便,而不是為了消費者真正的需要。

我們同意目前只有一些個別的事例,顯示基因改造食物的安全有這樣那樣的問題。這是因為基因改造食物仍然是一種較新的產品,所以科學家們仍未能累積到足夠的、有系統的資料。故此同樣地,我們現時亦仍未有十分確鑿的證據證明它對人體、對環境、對農業特別是有機農業,短期和長期無不良影響、都無威脅的。 就目前的個別事例顯示,基因改造這種科技,仍未成熟,仍有不少潛在的危險,而它的後果影響深遠,不能逆轉。故此在規管基因食品,以至其他基因產品上,有關當局應更加小心。

基因食品標籤

香港政府曾於 2003 年對基因食品的標籤問題進行過諮詢,但至今仍未落實。政府的建議中提到,基於國際間未有共識、會增加業界成本、食物安全上未有強而有力的理據要求基因改造食物加上標籤等等原因,故此建議一個自願性的基因改造食物標籤制度。

其實,在 2001 年訂定的《生物安全議定書》,已表明國際間對基因生物的安全有疑慮,大家應採取預防原則去處理。而且,已有中國、日本、澳洲、紐西蘭、南韓、歐盟等多國採用強制性的標籤制度。還有,根據食環署委託顧問公司完成的《基因改造食物標籤規管影響評估》,即使是實行強制性標籤,對大部分製造商來說,成本亦不算很高,對公司的收入和利潤的實際影響應該不會太大。

另外,根據《基因改造食物標籤規管影響評估》的分析,萬一真的要進行強制性標籤,業界估計消費者不會願意購買基因改造食物,為免失去市場佔有率,業界會重新配製產品,改為非基因改造類別。這樣說,即是大家明知出售的產品,並非消費者願意購買的,故此政府建議不去告訴消費者這個訊息。這種態度,對公眾十分不負責任,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絕不應容許這種事情出現。

對有機業界的影響

即使標籤系統會令業界的成本增加,但不去設立任何標籤制度,不等於就是幫了業界的忙。因為想買不含基因改造成分產品的顧客,在沒有標籤的指示下,可能會轉去購買有機食品。有機標籤將可能會取代基因標籤來為消費者提供他們所需要的資訊。

雖然無基因改造標籤,可能會令有機產品的銷量上升,我們仍然不會同意政府建議的自願標籤制度。因為以目前香港的有機水平,我們不能避免使用部分常規農業的產品,包括種子、動物飼料、加工食品中部分原料及其他加工助劑。如果這些產品未有有效的辨識方法,讓我們去區分有沒有經過基因改造,那是對有機農業一個十分大的隱憂。

另外,香港現時只有基因改造作物的科學研究,並未有大規模的商業生產,但仍未能抹煞有機農場被基因改造種子、花粉等污染的可能。故此我們希望政府能同時考慮立法,訂定基因污染的責任,作出賠償。誰污染,誰負責,以保障香港初起步的有機農業及自然環境。

IFOAM 對基因生物的立場

有機業界謝絕一切經基因改造( Genetically Modified, GM )的生物及其產品,包括植物、動物、微生物、種子、酵素、氨基酸等。即使這些生物或物質的含量,在最終產品上少到根本不能檢驗到出來,有機業界都會拒絕接受。

2002 年 5 月,國際有機農業運動聯盟( IFOAM )發表立場書 9,再次重申有機農業不接受經基因改造技術的立場。同時,這份立場書更贊成對經基因改造產品引入全面而強制的標籤措施。因為已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不願意購買經基因改造食物,而且因為不少地方的有機產品,在生產過程中,仍接受使用一些一般農產品。為了讓有機食物免受污染,標籤經基因改造產品是必須的。

基於污染者自付原則, IFOAM 反對任何要求有機業界承擔因基因改造問題而衍生的責任。生產及使用基因產品的人,必須要為防止基因生物傳播而負上全部責任。故此不應由有機農民自己去證明自己的作物未受基因污染,而應該由政府立法要求經基因改造生物公司承擔所有因他們的產品而引起的污染責任,而且應該明令要求基因作物與其他作物之間建立緩沖區。不是要待有機產品受污染之後,取走它的有機認證,而是要保障所有有機農民可以擁有不受基因污染的權利。

另一方面,有機生產者必須採用所有合理的措施去避免受污染,特別是在選用種子方面。有機認證機構亦不應宣稱有機產品「不含基因改造成份」,而應是「不用基因改造生物生產」。除非個別產品有特別的方法去保障它們的生產,亦有一定的認證程序,才可用「不含基因改造成份」標籤。認證機構有責任向消費者解釋清楚有機產品的意義。

1.《基因改造食物與飢餓》,樂施會。( http://www.oxfam.org.hk/chinese/cyberschool/c-topics13.htm )

2.《基因改造食物多面睇》第三期,食物環境衛生署, 2003 年 11 月。( http://www.fehd.gov.hk/safefood/gmf/pamphlet_no3_1c.html )

3. 基因改造食物資料庫,食物及環境衛生署。( http://www.fehd.gov.hk/safefood/gmf/index4c.html )

4.基因改造食物概覽──常見提問,食物及環境衛生署。( http://www.fehd.gov.hk/safefood/gmf/gen_info7c.html )

5.《有機生產及加工標準 2004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 http://net3.hkbu.edu.hk/~hkorc/SB-FD-040429-A-Chi.pdf )

6. 基因改造食物的安全考慮,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網頁。( http://www.fehd.gov.hk/safefood/gmf/gen_info3c.html )

7. 基因改造食物問與答,綠色和平網頁。( http://www.greenpeace.org.hk/truefood/qa.html#2 )

8. 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Consumers, Food Safety and the Environment , FAO, 2001.

9. Position on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 IFOAM, 2002. (http://www.ifoam.org/pospap/ge_position_0205.html)

 

蔬菜中的硝酸鹽
(原刊於 2000 年春季號總第 16 期《稻草人》)
顧問:黃煥忠博士﹙浸會大學生物系副教授﹚

大多數食物都含有硝酸鹽﹙ Nitrate, NO 3- ﹚,它有部份是天然存在的,有部份是由施用於農作物的肥料而來,還有部份是以食物添加劑的形式加入。人體攝取的硝酸鹽大部份來自蔬菜(英國人攝取的硝酸鹽, 36-51% 來自葉菜及其他蔬菜),另外還有飲用水、穀物、雞蛋、肉製品等。

它本來食物中,並不罕見,但卻因為它會在腸胃內轉化為亞硝酸鹽﹙ Nitrite, NO 2 - ﹚然後再轉化為亞硝基化合物( N-nitroso compounds ),而引致人類血液缺氧,致癌及致基因突變。兼且,另一方面,似乎在我們的食物當中,硝酸鹽的含量,有越來越多的趨勢,特別是在蔬菜上,故此已引起科學家、民間團體以至政府的關注。

在歐洲,歐盟成員國會定期為蔬菜檢驗硝酸鹽含量。在台灣,民間團體主婦聯盟呼籲民眾自己動手檢驗硝酸鹽。在香港,浸會大學生物系的黃煥忠博士正在調查香港蔬菜的硝酸鹽含量。

目前為止,由於未有一套國際共識的標準,加上不同文化的飲食習慣差異頗大,故此實際上,某種蔬菜的硝酸鹽含量,應到那個水平才算超標,實在無準則。綠田園基金嘗試以一種簡單的方法,去作初步測試,對象是一些有機農場的蔬菜及一些市場購得的、不同來源的蔬菜。發現幾個有機農場的蔬菜的硝酸鹽含量都偏低,而大陸菜則偏高。故此,我們將問題向讀者披露,希望引起大家的關注。

硝酸鹽對人體的影響
林俞明

存在於食品中的硝酸鹽和亞硝酸鹽,有許多不同的來源。硝酸鹽常存於各種不同之蔬菜中,其份量會基於所用的肥料,生長的環境,尤其是泥土的溫度和光照度而有所不同。硝酸鹽也存於飲用水中,尤其是某些鄉村地區之井水,容易受到化肥、禽蓄糞便所污染。

硝酸鹽和亞硝酸鹽也常以食品添加劑直接加入肉製品中。亞硝酸鹽在肉製品中主要是用來抑制肉毒桿菌﹙ Clostridium botulinum ﹚孢子之生長,以及改善肉製品之顏色及風味。而硝酸鹽在食品中會經食品中的微生物還原成亞硝酸鹽而發揮其抑制效用。此外,亞硝胺﹙ Nitrosamines ﹚可在醃肉類如燻肉、香腸、火腿、水產品、乳製品和酒精性飲料中存在。

一般來說,日常食物或飲料中之硝酸鹽是無害的。但它卻可在食品或人體中還原成亞硝酸鹽。亞硝酸鹽,不論是從硝酸鹽而來或是直接加入食物中,其本質是有毒的。

首先,亞硝酸會影響血液中的紅血球的帶氧功能。它會將正常的紅血球細胞氧化成異常的紅血球細胞﹙ MetHb ﹚,以致紅血球不能將氧氣運送到身體組織使用。其影響在嬰孩和孕婦會較大。

其次,最值得關注的,是亞硝酸鹽的致癌性。亞硝酸鹽在人體的胃液中會產生亞硝化反應而形成亞硝基化合物。而亞硝基化合物,不論是食物中存在或從人體塈峖芋A其致癌活性已在不同種類的動物中得到證明,包括哺乳類、鳥類、魚類及兩棲類。而目前大約有 120 種以上的亞硝基化合物,發現會對試驗動物顯示致癌性。

而許多亞硝基化合物在特殊條件下已證明具致基因突變性物質。雖然對人類而言,實際上的致癌數據不多,但有些研究例子卻可顯示出從食物中攝取大量亞硝酸鹽會使人很大機會患上胃癌。

植物中的硝酸鹽
陳靜嫻

氮是一種無色無臭的氣體,它大約佔空氣的 80% 。但生物無法直接利用它,必須要藉細菌將之固定,成為固定態的氮,即硝酸鹽,植物才能吸收。植物會用它來製造氨基酸和蛋白質,成為植物體內的成份。當動物食用植物後,會將植物的蛋白質消化,用來合成自己的蛋白質。當動物或植物死去,會在泥土中讓細菌分解,成為植物的肥料,或者繼續為細菌分解成為氣態的氮,返回空氣中。另外閃電亦可直接將空氣中的氮氧化並溶入雨水中,落入泥土裡,成為硝酸鹽,再為植物吸收。

植物吸入硝酸鹽後,會盡快將之轉化成亞硝酸鹽,一種非常活躍的產物。亞硝酸鹽再轉化成氨,因為高含量的氨會毒害植物細胞,故此氨會快速地與經由光合作用而來的碳水化合物結合成有機物,最後製成蛋白質,供植物使用。

若植物缺乏氮,過多的碳水化合物便會積累,而過多的碳水化合物會製造色素,令植物的莖、葉等部位呈現紫色。而植物亦因為缺乏氨基酸而變得瘦弱。故此要植物生長正常,足量的氨基酸供應是必須的。

影響蔬菜中硝酸鹽水平的因素
陳靜嫻

食物中主要的硝酸鹽來源是蔬菜,故此了解影響硝酸鹽在蔬菜中的含量的因素,對我們調較飲食習慣十分有幫助︰

1. 不同品種的蔬菜,硝酸鹽含量均不同
一般來說,葉菜(如生菜、菠菜等)含有較高的硝酸鹽含量,其他蔬菜(如椰菜花、椰菜、番茄等)的含量較低。

2. 冬季生產的蔬菜含較多的硝酸鹽
相信是因為冬天日照不足,不利植物進行光合作用,影響硝酸鹽還原酵素( Nitrate Reductase )的活性,植物來不及合成蛋白質,故此硝酸鹽在植物體內累積。

3. 在溫室或網室內栽種的蔬菜有較多的硝酸鹽
同樣 是因為光照減少,故此讓硝酸鹽累積。

4. 幼嫩的蔬菜較成熟的蔬菜含較多硝酸鹽
一般來說,在作物種植初期(大約是下種後 2-4 週內),大部份的蔬菜,都含有較多的硝酸鹽。當植物進入繁殖階段,較多的硝酸鹽會轉化成蛋白質,故此硝酸鹽含量會降低。

5. 過量施用肥料,會令硝酸鹽累積
若施用過多的肥量,令植物未能及時轉化,那過多的硝酸鹽便會累積在植物體內。基本上,用有機或化學肥料,只要過量,都會引起硝酸鹽累積的問題,但與有機肥料比較,化肥更容易溶於水中,故植物吸收更快,硝酸鹽累積會更容易。

6. 土地中其他養份缺乏的話,硝酸鹽含量亦會偏高
植物不能吸收到均衡的養份時,便會生長不良,不利於硝酸鹽的還原作用,引致硝酸鹽積聚。

7. 水煮可以減少部份蔬菜硝酸鹽含量
根據英國農業部的研究顯示,水煮可以減少部份蔬菜如椰菜、紅蘿蔔、椰菜花、薯仔及菠菜等的硝酸鹽含量,最高可達 75% 。

從以上各點,可大約得出一些可能減少攝取硝酸鹽的方法︰

  1. 選擇在陽光普照的下午收割,避免在連續的陰雨天採收。
  2. 減少在溫室或棚屋內生產天然含量較高的蔬菜品種,或特別留意這類蔬菜的採收時間。
  3. 留心調配進食硝酸鹽含量高與低的蔬果,避免太過偏重高含量品種。
  4. 根據國際衛生組織及台灣主婦聯盟的資料,維他命 C 是疏解硝酸鹽一類物質毒性的良方。
  5. 精確施用氮肥,盡量少量多次的施用。
  6. 施肥時盡量保持養份均衡
  7. 減少收割或食用幼嫩的作物。
  8. 盡量將高硝酸鹽含量的蔬菜用水煮過才作食用。

本地的硝酸鹽問題
黃國衝

有鑑於硝酸鹽的問題,越來越受關注,筆者便於本年 3 月中,就本地有機農場生產的及由市場購得的葉菜,作過一次簡單的硝酸鹽檢測。所用的是 硝酸鹽測試紙 (M110020.0001) ,所得結果如下:

硝酸鹽含量測試結果

品種

有機農場 1

有機農場 2

有機農場 3

街市信譽菜檔

街市本地菜檔 1

街市本地菜檔 2

街市大陸菜檔

菠菜

A

 

 

C/D

D

D

C/D

白菜仔

 

 

 

C/D

D

D

D

菜心

 

 

 

A

B

C/D

D

唐生菜

 

 

B

A

B

B

C

油麥菜

 

A

A

 

C/D

C/D

B

唐芹

A

 

 

 

C/D

C/D

C/D

A 組表示硝酸鹽含量平均於 175-375ppm 之間。
B 組表示硝酸鹽含量平均於 350-750ppm 之間。
C 組表示硝酸鹽含量平均於 750-1750ppm 之間。
D 組表示硝酸鹽含量平均於 1750-3750ppm 之間。
* ppm= 一百萬分之一
** 由於有機農場生產的品種與市面供應的有點不同,故此在是次測試中,有機農場的數據比較少。

從以上簡單的測試中顯示,有機農場的蔬菜,硝酸鹽含量都較其他蔬菜低。筆者無意在這裡誤導大家,以為有機菜一定含較低的硝酸鹽。因為理論上,不論是有機的抑或無機的蔬菜,只要過量施肥,一樣會含偏高的硝酸鹽。今次幾個有機農場的數據均偏低,當然很可能是這些農場的肥料管理較好,亦有部份可能是因為,有機肥較無機肥難溶於水,故此吸收較慢之故。

另外,似乎漁農自然護理署的信譽菜的硝酸鹽含量,亦較本地及大陸菜低。

在沒有國際共識的情況下,台灣的主婦聯盟,定下了『硝酸鹽若能低於 1500ppm 則屬不錯』的指標。而歐盟方面,則只替菠菜及生菜定下限量,分別為 2,000ppm – 3,000ppm 及 2,500 – 4,500ppm (視生產方式、保存方法及季節而定)。

如果我們以台灣的主婦聯盟的指標來看今次的測試結果,則只有 A, B 兩組結果是屬於『不錯』類別, D 組屬『不好』,而 C 組則算是踩界。但若以歐盟限量計算,則香港的唐生菜,不論是誰種的,都未超標;但菠菜則除了有機農場的產品外,都可能超標。

另外,歐盟及世界衛生組織,為大家定下硝酸鹽的每天許可攝取量( Acceptable Daily Intake )為每公斤體重 3.65 毫克。例如一位 60 公斤重的成年人,每天硝酸鹽的許可攝取量為 219 毫克。這包括了從蔬菜、飲用水、穀物、肉製品等等所吸收到的硝酸鹽的總和。

故此,在考慮硝酸鹽的總攝取量是否超標時,應看每個人整體食物中的硝酸鹽含量,而不能單看蔬菜中的含量。例如平日吃香腸、熏肉較多的人,便要留心盡量少進食高硝酸鹽含量的蔬菜。

故此,今次的測試結果,並非要指出甚麼是危險的,而是想提醒大家,留心調配自己及家人的飲食,以減少硝酸鹽的攝取。

返回最上

本地有機農業有否受到基因種子的污染?
(原刊於 2000 年夏季號總第 17 期《稻草人》)
引子
劉婉儀

有機農業一直以來都基於健康、環境等原因,拒絕經基因改造的生物用於有機農場內。但不論中外,基因生物的研究,都發展得一日千里。那我們會不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購入經基因改造的種子呢?

雖然全港的蔬菜總消耗量中,只有約 12% 是屬本地新界菜,但幾乎九成本地菜的種子,都是來自本地市場的。那究竟我們有沒有誤購經基因改造的種子呢?

有為了肯定我們購入的種子,真正的無經基因改造,香港數間有機農場,分別將六種在市面上出售及從國內賣回來的粟米種子(經基因改造上最高危的品種之一),拿去作基因改造檢驗。

另外,綠田園基金又聯同豐之谷有機農莊的要員,前往國內種子生產單位,商討供應無經基因改造的種子的可能。

同時,香港有機農業協會亦與本地種子供應商商討供應有機種子及無經基因改造無處理種子的安排。

還有,香港有機農業協會亦將會加強會員集體訂購種子的系統,並會對所訂購的種子作定期抽查,以確保無經基因改造。

其實,上述的各種安排,都是業內人士,出錢出力出心之後得出來的成果,雖然過程當中,曾有不少爭拗,但最後的結果,是在今日我們的資源容許下,最好的結果。希望政府可以盡快落實經基因改造物品的標籤制度,到時可以惠及我們的種子,讓我們不需要再花那樣大的氣力去為種子煩惱。

究竟香港出售的種子中,有沒有經基因改造的?
劉婉儀

這個問題不單只影響著本地的有機農戶,同時亦影響著全港市民。因為雖然全港的蔬菜總消耗量中,只有約 12% 是屬本地新界菜,但幾乎九成本地菜的種子,都是來自本地市場的。

為了確知我們的種子情況,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及豐之谷有機農莊將四種市面上供應,從外國入口的粟米種子,拿去作基因測試。選擇粟米,是因為它在我們常種的作物中,有較大機會經基因改造。

他們測試的是三段最常用於基因工程的基因列序,包括 nptII 標識基因、 P-35S 起始基因及 nos 3' 結束基因。

這三種基因序列,會在九成在外國註冊批准作商業性生產的基因植物上找到其中的一種或多種。餘下的,不含有這三種基因序列任何一種的,只有 Florigene Pty. Ltd. 的兩種康乃罄、 Monsanto 的油菜及 DuPont 的棉花。而以上三種植物,都不是香港農民會種的品種,故此,檢測不到亦無所謂。

測試的結果是,四種粟米都未經基因改造。

同時,我們亦與本地種子商聯絡過,就他們所知,本港仍未有基因改造種子出售。因為外國來源的種子,大家都知道它出自那間公司,而經基因改造的作物資料,如︰由那間公司生產,是那種作物,加入了那種基因等,都可輕易從互聯網上獲得,故此比較肯定。而國內入口的種子,則為數甚少,只有零星的出售。

故此,我們現在可以大致相信,香港出售的種子中,基本上沒有經基因改造。

國內經基因改造種子的發展
黃國衝

除了從本地市場購入種子外,本地的有機農戶,亦會自行上國內購買種子,這樣,他們可以對自己的產品品質,有更大的控制及更多的選擇。綠田園基金的農務組,亦不時到國內採購特別的種子。

今年 6 月,大地有機農莊及綠田園基金將兩種我們在國內購入的粟米種子作基因測試。測試的基因序列,是 nptII 標識基因、 P-35S 起始基因及 nos 3' 結束基因。以上三種基因序列,是外國基因改造植物,最通常使用的。

但國內種子的情況比較不明朗。香港測試基因序列的實驗室及國內從事這方面研究的研究所,都不清楚究經基因改造的植物會用那些基因序列。故此,我們只可以推測,既然那三種基因,在外國用得那樣普遍,一定是它們特別適合作此用途,那國內要做基因工程,照理亦會很大機會用上這三種基因。於是我們同樣測試國內種子有沒有這三種基因序列的任何一種。

測試的結果是,兩種粟米都不含上述三種基因序列。

但為了要尋找可靠的種子來源,於是筆者在 7 月初,與豐之谷有機農莊的要員,決定到廣東省農業科學研究所探訪調查一下,了解華南地區生物科技的發展。

廣東省農業科學研究所內共有九個研究室,其中一個是生物科技研究室,正致力發展細胞組織培養技術的早培香蕉及蘆薈等供應到華南地區的巿場,更研究以基因改造技術培養的抗病蕃茄及耐儲蓄香蕉。

廣東省農業科學研究所生物科技研究室譚主任表示,現時國內華南地區的基因改造技術尚未成熟,並且沒有以商品化形式出售種子或植物,基因改造的生物只在實驗室研究;若研究成功,必須到國家農業部登記註冊方可在市場出售。但他卻不排除在引進新瓜菜種子時所採用的外國種子來源,會有基因改造污染的可能性,所以基因改造產品的標籤制度是必須存在的。

但是,又據其他人士透露,國內基因改造技術正迅速發展,已註冊的,已有 20 多個研究,包括矮牽牛花、棉花、甜椒、蕃茄及甜椒等。另外尚有百餘個項目在研究階段。

因為國內的資訊沒有外國的那樣容易獲得,所以對於國內的發展,我們仍未能準確掌握。

不過,幸好,我們已獲得廣東省農業科學研究所的答允,會供應由他們生產,無處理過,亦未經基因改造的種子給我們。這是筆者此行最大的收獲。

香港有機農場採用的種子
林志光

對於種子棌用的問題,歷年來我們進行了多次大小的討論,當中亦產生了爭論,因為要同時顧及種子的「安全性」,使之能合乎「有機耕種」標準的要求,又要考慮種子的生產質素(例如抗病蟲性,產量等),要選擇兩者兼備的種子來源殊不容易,在農業落後的香港這問題便彰顯得纖毫不現。

本會會員選購種子的原則

選購種子,必須按照下列原則:

•  不經基因改造

•  盡可能使用有機種子,如未能完全採用有機來源之種子,則至少要採用未經化學處理的種源。只能在特殊情況下經驗証機關允許,方可使用普通種子。

種子來源巡禮

為了合乎以上原則,亦顧及到品種之農業良性及生產成本,遍出尋覓及經驗積累下,香港有機農場之種子主要集中來自數個來源:──

•  Johnny's Selected Seed Co.
這個來自美國的公司可算是現時我們最大的單一供應商了。其優點是品種多,價錢廉宜及種子質素佳。它供應的種子雖不是有機,但可供應有証明未經化學處理的種子,同時亦有「安全種子聲明」,宣稱不會刻意買賣經基因改造的種子,詳情可於 Johnny's 之網頁上瀏覽: www.johnnyseeds.com

•  Chase Organics & HDRA
英國的種子商 Chase Organics 及歐洲著名之有機農業組織 Henry Doubleday Research Association 合作出版之有機園藝目錄,提供有「有機種子」出。種子質素不錯,價錢亦算適中,品種尚算齊備但略比 Johnny's 的數量少。聯絡電話及傳真分別為 01932-253666 及 01932-252707 。

•  Green Harvest
澳洲的 Green Harvest 則百分百供應「有機種子」。但供應品種則十分有限,然而,卻有大量綠肥及作防蟲用之作物供應,並附有詳細說明。聯絡可透過電郵 greenbar@ozemail.com.au 或傳真 (07)54944674 。

•  本地種子
然而,部份東方品種(如冬瓜)卻不能透過上述之外地供應商獲得。以往我們盡量會於本地種子零售商處購買未經化學處理的種子。但近年,由於基因種子的出現,我們無法保證這些本地零售的種子有否經基因改造。經一番調查後,我們近來得以下兩個有供應本地品種的來源:

高華種子有限公司(香港仔)
電話: 25536047
廣州蔬菜研究中心
電話: 020-84219926

集體購買種子系統
黃國衝

為了方便會員購買到合適的種子,香港有機農業協會將會加強它的種子集體訂購系統,希望能為各有機農民解決一定程度上的困難。包括向國內外種子商、種子生產機構,搜羅適合本地種植的各類種子,供會員選擇。同時,亦會對未能提供書面保證不含經基因改造的種子,作定期抽查,以確保無經基因改造。

整個配套程序,只在剛剛起步的位置,確實還有許多地方需要改善。所以,大家的支持才是團結有機耕種行業的第一步;大家的力量才是落實有機耕種在香港的例證。

 

  返回最上